欢迎访问中国导购网!中国领先的导购网络平台,包括图书导购、汽车导购、数码导购、商场信息等等.

 

 

说书书讯 热点 点评 排行榜 书架 与作家面对面\寄语     读书书摘 推荐 连载
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>> 书市 >> 读书 >> 连载

李一氓回忆录


 
书名:《李一氓回忆录》
作者:李一氓 著
出版社:人民出版社
定价:58.00元
ISBN:9787010125060
出版时间:2015年8月
 
本书是人民出版社1993年、2001年版图书的原版重印。本书为李一氓(1903—1990年)同志的回忆录,他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,参加过北伐,参加过南昌起义,亲历过长征,同时,他又是一个著名的文化人,是中共党内不可多得的高级知识分子。
这本自传,是李一氓同志亲笔写成,并得到了中联部、新闻出版署的全力支持,并由乔石同志亲笔题写书名。
本书记录了李一氓同志1949年前四十余年的亲身经历。
 

 

    第一章

    青年时代,上海学生生活

 

 

我出生在天府之国———四川的彭县。

这个县在唐宋时期叫“彭州”,不隶于成都,而是与蜀、汉各州等齐名,政区级别是很高的。州官叫刺史,唐诗人高适因为做过彭州刺史,所以人称高彭州;宋诗人陆游当过彭

州推官,写过《天彭牡丹谱》,盛称“牡丹在中州,洛阳为第一;在蜀,天彭为第一”。至今县北犹有丹景山。

这个县在清朝末年,虽然还是土地租佃制为主的封建社会经济,但手工业和商业已相当发达,文化教育事业也相当开展,这些都与那个时期的洋务运动和戊戌变法有关。

这个县的西北山既产铜、又出煤。四川的铜货币,当十(即10 文铜钱)的,当二十(即20 文铜钱)的铜元,就是用西北山所产铜铸造的。煤,为了运输方便,都先在山里焦化以后,才搬运下山,即焦炭,彭县人称之为岚炭,主要用作家庭燃料,也用来炼铁。

这个县的商业和小手工业大都是本县人经营,但有两个大行业,却掌握在外省人手中:(一)钱庄(经营汇兑、存放等)都在道地的陕西(可能是三原、泾阳一带)人手中;(二)盐店,当时实行票引制度,独家专卖,掌握在安徽桐城的方姓盐商手中。

这个县基本上还是以农业生产为主,大地主少,中小地主多,更多的是富农。农田的产量不低,因为属于都江堰的内江灌区,水利好,有条清白江横穿县境。一年两熟,分小春的蚕豆、豌豆、小麦和秋收的玉蜀黍、稻子。即或没有地面水,地下水亦极丰富,挖成大泉,用大鹅卵石砌一周,旁建水车,清泉便汩汩而出。但山区就不然,地很薄,只能种红薯(四川人称为红苕)和玉蜀黍(四川人称为玉麦)。

清白江由新繁县一路奔流而来,江上有座长木桥,名卧龙桥,桥上建瓦顶走廊。平时可以遮阴避雨,逢场赶集也就利用桥廊做生意。就在那里,还有一个清白江镇,为彭县到成都的必经之地,又恰是半路,我春秋两季去成都上学,寒暑假由成都回家,一定经过清白江镇。镇上有个好菜馆,炒的菜真是味美价廉,来回总在那里“打尖”(吃午饭)。现在这座木桥已改建为水泥公路桥,桥上的瓦廊已踪迹皆无了。现在桂林漓江上还有这么样一座桥。贵州、云南的瑶区或苗区,也还有这样的木桥。

这种桥的建筑形式,国外亦有,如意大利威尼斯的高桥(Rialto),佛罗伦萨阿尔诺河(Fiume Arno)的老桥(Ponte Vecchio),桥上都有店铺房屋,不过不是廊,而是一条街。只因为这些桥都在城市里,老桥上的店铺全是金银首饰店,颇为特殊罢了。泰国曼谷的桥也有类似的情况。

这个县城里,东南西北四条大街,交叉成一个十字路口。当时的商品布局:东街是坛坛罐罐(主要是陶瓷器),北街是绫罗绸缎(主要是丝棉织品及丝业),西街是菜馆客栈(主要是酒饭馆和各色熟食品),南街是黄糖挂面杂货铺。说也奇怪,七八十年过去了,今天彭县城里的店铺,大致还是这个格局。经营方式是很古老的,如对顾客给一个“折子”,凭折子拿货记账,一年分三季(端阳、中秋、年终)清账。届时如不还清,可以部分延到下一季。我记得我家就有好几个折子,如药店的、绸布店的、杂货店的等。这个经营方法可能带有全国性,以前北京琉璃厂旧书店、旧字画店、旧陶瓷店并不现买现卖,一样的三季清账,不过不用折子罢了。

县城人口的构成,颇为奇特。据说真正的四川人只有杨姓一家,其他则为福建人和陕西人。福建人有福建会馆,其神庙建筑就是“天后宫”,福建本地供祀海神,统名“天妃”,到了四川,没有海,反而升级称“天后”了。它还用庙产公款办了一个小学,取名“闽省公立小学”,在南街。陕西人有陕西会馆,其神庙建筑就是“三元宫”,也用庙产公款办了一个小学,取名“秦省公立小学”,在北街。而四川人也有一个会馆,叫“川主宫”,明显地自命为“主人”,但没有办小学。某些地方又有湖北麻城人、孝感人,但没有会馆神庙。

乡下有个别村落,是广东的客家人,在自己内部还说客家的广东话。这些移民是怎么一回事,也无法去深考了。四川流行的人事表格都另加“原籍”一项。譬如我不只填彭县人,还要加“原籍陕西泾阳”。

我的祖籍是陕西泾阳———有名的“龙女牧羊”之乡(《柳毅传》)。幼年读小学时就上的是秦省公立小学,对本籍人免收学费。彭县,除了福建、陕西两个小学之外,还有一个利用原九峰书院办的彭县小学。在变法运动影响下,这两省移民自办小学,利用神庙多余的房屋,没有发生打菩萨的事。但办中学要有相当规模,就把南门外距城十多里的普照寺的菩萨打了,把整个寺改造为“彭县县立中学”。八九十年前这种改革举动是很惊世骇俗的了。中学办得不坏,数、理、化课程都是从日本请来的日本教员,还有理化实验室,这在当时说来,可谓现代化极了。我的大哥、二哥、三哥都是这个中学的学生。

这个县受戊戌变法的影响,看来民族(汉族)主义和民主思想正隐隐约约地在那里酝酿和扩展。手工业虽比较发达,但封建的土地租佃制还是当时的基本经济形态,所以从上层建筑上表现出来的反动的落后的东西,还很不少。辛亥革命时才又受到一次冲击。

1911 年,辛亥革命,当时我才八岁。

四川的辛亥革命是在“保路同志会”的名义领导下进行的。在洋务运动的影响下,全川地主根据各自拥有土地的多少,摊派股份,筹集资金,铺设民办的川汉(成都至汉口)铁路。现在想来,这原是中国资本主义发展的一条正规的道路,是地主向产业资本家转化的一个尝试。清朝政府忽然看上了这条铁路将会带来的经济收益,而又不能筹集政府资金,就强迫把地主资本转为官僚资本,美其名曰:“收归国有”。于是地主绅士集团就利用哥老会组成保路同志会,进行保路斗争。在清末政治混乱、经济萧条、列强多次武装侵略所形成的赔款割地的情况下,丧失土地的农民,自然就成为哥老会在农村的基础。哥老会本来就跃跃欲试了,再加上同盟会在哥老会中有意识的活动和组织,其势遂不可挡。三方联合,地主士绅只要保路;哥老会恐怕自己也弄不清楚它有什么一定目的;倒是同盟会的主张比较清楚。这支保路同志会,扩大了斗争目标,不仅保路,而且进而要推翻清政府。因此辛亥革命在四川所表现出来的形式和内容,和其他各省都不大一样。就拿江湖好汉来说吧,浙江出了一个王金发,湖南出了一个焦达峰,而四川哥老会的大小头目很多,组织也遍布远近码头,其人数和范围,远比浙江、湖南要多得多,大得多。吴玉章的回忆录《辛亥革命》,李劼人的小说《死水微澜》,都可以说明这个问题。他们比我年纪大,记录翔实,我那时还是个八岁的孩子,何回忆之有!

保路同志会兴起时,大家亦不知是何阵仗,家里为照顾方便,把我送到山里的一个亲戚家里。城里小孩初看见山,颇感新鲜,视野奇特,活动面的立体范围大了。不过只住了两三天,大概社会秩序已经风平浪静,又把我接回家了。回家后一个大的感触是三哥已剪掉了发辫,并且忙于替同志会干什么。据说,这个县城里最先剪辫子的就是我这位三哥。他那时刚十八岁,文笔不错,同志会的上上下下都是文盲,就由他自愿去当文书,替他们干些起草文件、写写布告一类的事情。这位小青年居然在县城里轰动一时,成为造反派的积极分子。他大概心里也在考虑什么,认为这些人不行,成不了什么事业,不久就退出,到成都去,考进了四川军官学堂,从此走上职业军人的道路。

这个革命一开始,反满的意义恐怕占首位。我们家里挂在门口的旗就是一大幅方白布,中间写个大“汉”字,“汉”字周围有一圆圈,作车轮状,表明革命旨在推翻满族王朝,恢复汉族的统治。但后来又正式改为红黄蓝白黑五色长条拼在一起的五色旗,解说为汉满蒙回藏五族共和,一个色代表一个族。大概有识之士,发觉这个“汉”字既不符合我国民族构成的现实,也不能代表多民族国家的体制,看来这个国家有必要把才被推翻的满族亦要包括进来。只是那个代表清帝国的黄龙旗永远作废了。

大概在1912 年,县里发生一件至今想来还是令人毛骨悚然的事件,那时作为一个九岁小孩的我,怕极了。在彭县经营汇兑业务的都是陕西人,一家钱庄里陕西来的店员张某和一个哥老会骨干徐如廷的妻子私通。东窗事发,张竟设法将徐杀死,并立刻雇轿携徐妻向回陕西的大路逃跑。事情被县城的哥老会头子,俗称“总舵把子”(哥老会头子的通称,当为掌舵之意)的徐图南知悉,当即派人将这一男一女追回,张某在半路就被杀掉了,徐妻则被押回县城。徐图南在东街九皇宫自设公堂,审判这个女人,判处活剐。她被抬在一座敞轿上,五花大绑,游街示众,然后在西门城外执行。什么叫“剐”?我不想加以描述,不知字典上对这个字是怎么解释的,总之是极为残酷罢了。这只能发生在一个极端封建的社会里,可能是哥老会的儒家思想和法家思想的混合产物。更可怕的是因此而产生的一连串的谣传。街头巷尾,都在议论,说是每天黄昏时候在那里听到过有女人叫哭声:“要火”——这是四川的葬俗,死者下土后的当天下午要去送一次火,否则,在阴间他或她就无法烧饭了。当然,哪里有人敢去送火?于是一到黄昏就叫开了。最后还是有一个胆大而心善的人去送一次火,谣传才逐渐熄灭了。真可怕,弄得我一到下午就不敢出门。最后,这个事件惊动了成都警察厅长杨维(莘友),一个同盟会要人,带了武装,来到县城,一下把徐图南捉起来,宣布罪名,加以处决。这一来,声势很大的彭县哥老会,遭到这次打击,特别是那些所谓“舵把子”都销声匿迹了。这件小事,对我的童年刺激很大,因而印象特别深,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,而别的什么就都忘记了。

 

 

 

 第 [1] [2] [3] [4] [5] [6] [7] [8] [9] [10] [11] [12] 页 请继续浏览下一页>>

上一条:战略对话——戴秉国回忆录

下一条:我是炫妻狂

 
 相关内容

 
 战略对话——戴秉国回忆录
 李一氓回忆录
 我是炫妻狂
 身体的乡愁
 生与死的故事
 我的另一种人生 (上)
 让位吧 秀兰·邓波儿 (上)
 张伯苓:南开校史上永远铭刻的名字 (上)

 

 

 
点 评
更多>>> 
 黑泽明的电影之路
 生活繁忙,要懂得偷闲
 深切怀念余光中先生《长长的路...
 心有猛虎的谦谦君子
 《沉默的马》:叙事的陷阱
 生活的磨难与《哈利•波特...
 孩子要走得更远,父母也要勇敢...
 进击的萌神

排行榜  

1.《另一半中国史》
2.《苦难辉煌(全新修订增补版)》
3.《中国文化十八讲》
4.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-注释本》
5.《不忘初心-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永葆朝气》
6.《国有企业党支部工作指导手册》
7.《习近平讲故事》
8.《党章党规学习辅导-(2017年最新版)》
9.《军事卷-平易近人-习近平的语言力量》
10.《论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7.26重要讲话精神》

书 摘
更多>>> 

 我给胡耀邦当秘书
 李记无名肥肠
 连锁反应下的闹剧
 不公正的批评通常是一种伪...
 过于天真的张五常
 哥就是江南Style
 千禧年:总统替我照看小孩
 杨澜与蔡康永的对话
 父母要用一生完成对自己的...
 香港绝不能一分钟不设防
 少了你 地球照样转
 改变的过程
 春 晚
 怕就怕发病没有预警

连 载
更多>>> 

 战略对话——戴秉国回忆录
 李一氓回忆录
 我是炫妻狂
 身体的乡愁
 生与死的故事
 我的另一种人生 (上)
 让位吧 秀兰·邓波儿 (上)...
 张伯苓:南开校史上永远铭刻的...
 登上天安门 (上)
 100年来影响了中国的先生们 ...

关于我们 | 版权申明 | 媒体报道 | 广告服务 | 友情链接 | 意见建议 | 出版大全 | 家电维修

北京本本文华传媒广告有限公司  中国导购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京ICP备13039085号  (原京ICP备09073283号)  京公网安备110102000517
邮箱:gwdbvip@126.com  电话:13661347892 
关键词:中国导购网 导购网 汽车导购数码导购网 家电导购网 图书导购网 美食导购网 旅游休闲导购网 商场导购网  
好折网 蜂巢网站建设 第一导购网